2016年04月12日

我的年華,我的笑忘書

推開窗戶,一陣寒涼向我湧來,不經意間回想起昨日,有人對我說,明天是立冬,我這才料到,冬日已經逼近。

然而,有些舊事,我還沒有好好的整理,有些故人,我還沒有好好的寒暄,這個時候,再次坐在書桌前,不知道還能記錄些什麼,也不知還能夠問起誰,只是,日復一日,又是一年蕭索的季節。

記得昨天夜裏,我回宿舍的很晚,和朋友漫步於十字街頭,除了汽車的發動機偶爾傳來的聲音,已無別的,我想那個時候,不會有第三人知道我在做些什麼,亦或是在找些什麼,也許,他們不懂並不例外,正如我們也不懂得,路上飛馳的汽車,在忙著什麼。

寫這段話只是想說,生活的忙碌,或許我們都無法真正的瞭解彼此,或許,就在不經意間,也會如汽車飛馳而去,留下的只能是慘敗的孤葉,告別在初冬的前夕。

有時候,真的是感覺時間很快,與時光只是一個擦肩,就到歲末;有時候,又感覺時間很慢,願望和憧憬,甚至一個美好,任時光如何變遷,卻總是不肯到來。輕叩流年的大門,站在年的門楣上回望,昨日風,今日歌,雖然過往無法返回,可時光的倒影卻在心底撥弄著點滴的音弦。

可這樣的感慨,終究還是一個蒼白的等待,華蓋之下,記憶裏總是有些似有若無的感傷,想提起,卻找不到開始,想忘記,又找不到愛與恨的分割線。就這樣,上演了無數個夢的纏綿,惹人歡喜也惹人憂。

年華裏,誰是誰一生也做不完的夢,只在這個季節裏,冰冷的不再澎湃,也許在三兩年過後,都會成為無關痛癢的往事,雲來雲去,緣起緣滅,要來的人終究會來,要走的人也終究會走。

而今日,我坐在這麼一段光陰之上,又想起了白落梅說的那段話,如果一個人記得住前世的約定,今生就算是跋山涉水,歷盡千辛萬苦,也會守候在路口,等待相逢。

其實,思念總是在看不見的地方悄然生長,多年過後,誰會記得我,我又會記起誰,是啊,我又何嘗沒想過,時光總是走在我們的前面,把遺留下的故事,放在記憶的後面,而我們,後來都成了那一批又一批姍姍來遲的演員,勾勒著成長的過程。

一朵多夢的留念,輕輕吹散在書桌上,輕盈的腳步還在追逐的路上,模模糊糊的繁華路過,終留不下太多時光的從容。

光陰如梭,流年似水,是不是我們都已忘卻了那年的存在,所以才會在這個季節裏,苦苦的痛惜,這樣其實也好,把歲月走過,敞懷心扉,裏面縱使包含了世間滄海桑田,我想我還是會告慰一下過去,輕輕留下一個美好的轉身。

一念間,季節就這麼更迭,成長的歌謠,似乎還未唱完,在這個遙遠而陌生的城市,只有一切都慢下來的時候,才來回味路上的花開又落。這路上,我在經歷著屬於自己的風雨飄搖……

我的笑忘書,我的年華,誰也無法重演,誰也無法訴說,在這個冬日裏,泡杯咖啡,在翻翻,在續續,它是經歷,它也是人生。
posted by さざ波 at 11:03| Comment(0) | future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
広告


こ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がされております。

以下のいずれかの方法で非表示にすることが可能です。

・記事の投稿、編集をおこなう
・マイブログの【設定】 > 【広告設定】 より、「60日間更新が無い場合」 の 「広告を表示しない」にチェックを入れて保存する。


×

この広告は180日以上新しい記事の投稿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おります。